主啊,主啊,何至于此?我的心啊欢喜跳跃如同初生的小鹿,这可是爱情的味道?主啊,低到尘埃里的人,你竟要提拔他吗?我想也许,主的美意也许是要我习惯卑微。主啊我怕我怕你抬举我时,却显出我的不配不义。主啊我总背信你却偏偏提说“信便成义”。主啊你若纠察罪孽谁能站得住呢?若非你的宝血,谁能就近你?谁能就近你?主啊给我一颗心让我渴慕你,如鹿爱慕溪水,你也让它安卧青草地。主啊你的美意本是如此,阿门

刘炳国的头像